青铜器展示

当前位置: 青铜网 > 青铜器展示 > 正文

据说世界上最美艺术品都在这个袖珍小国?

2019-02-24 13:40 454

列支敦士登公国首都瓦杜兹城堡

在奥地利和瑞士之间,有一个袖珍小国——列支敦士登公国,  千万别小看这个弹丸之地,它的王室艺术收藏可以和大英帝国媲美。2019年2月15日晚上,《从鲁本斯到马卡特——列支敦士登公国王室艺术收藏展》( 2019.2.15—2019.6.10  )  开幕式在维也纳阿尔贝蒂纳艺术博物馆举行,几百名来宾把展厅挤个水泄不通,好奇地欣赏这个阿尔卑斯山神秘小国建立300年来收集的艺术瑰宝。

鲁本斯:镜前的维纳斯

列支敦士登公国实在太小,面积只有160平方公里,人口3万8千人,官方语言德语,开车一会儿就出了国境,这个国家没有军队,外交关系和海关由瑞士代理,游客在欧盟买了商品,从奥地利前往瑞士时,在奥地利和列支敦士登公国交界处办理海关退税手续。

瓦尔德米勒:玫瑰

在人们的印象中,列支敦士登公国是欧洲的理想避税天堂,这里金融业十分兴旺,当瑞士迫于国际压力,不再保证完全严守银行秘密时,列支敦士登公国的银行则敞开胸怀,抢了风头,热情欢迎国际大企业和名人权贵在那里存放资金,承诺绝对保险。从外表上看,列支敦士登公国的景色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甚至有些破旧,可是它依仗金融,制造,服务,旅游业的投入,银行保密法,低税收政策,加上与奥地利,瑞士接壤,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使得国民百姓的生活水准跨进了世界最富国家的行列。

列支敦士登公国奉行中立的国际原则,使其免于一战和二战的炮火破坏。列支敦士登公国现在的国家元首是汉斯亚当二世,与其它国家不同的是,列支敦士登公国的掌权人大公拥有几乎绝对的实际权力,汉斯亚当二世是个银行家,与他的前辈一样,他热心于艺术收藏,这个小国王室拥有45000件艺术品,以古典艺术为主,让欧洲各大艺术博物馆羡慕不已,艺术收藏是列支敦士登公国最为骄傲自豪的成就。

马卡特:克丽奥佩特拉之死

回顾列支敦士登公国的历史,始终伴随着买卖和丢失。列支敦士登王朝发源于奥地利下奥州的列支敦士登城堡,家族从中世纪起拥有这座古堡,登上古堡可以观看维也纳森林的壮观美景。1699年列支敦士登贵族购买了Schellenberg、Vaduz两块地,为建国打下了基础,1719年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卡尔6世将这片地盘提升为一个独立的小型公国,正式成为独立国家。从中世纪以来,列支敦士登家族在下奥州、维也纳、捷克的波西米亚、莫拉维亚和波兰拥有古堡,宫殿和大片的土地森林。1938年希特勒吞并奥地利,大公才将官邸从维也纳迁到现在的首都瓦杜兹(Vaduz)。捷克1945年从纳粹铁蹄之下获得解放,列支敦士登公国不断向捷克和斯洛伐克当局提出归还家族宫殿,土地的财产所有权,均遭到拒绝。

卡纳莱托:威尼斯运河

二战以后,欧洲经济萧条时,列支敦士登公国被迫变卖王室的艺术收藏品,1967年忍痛卖掉达芬奇的一幅世界名画《吉内薇拉. 德. 班琪肖像》( 1474-78 ),至今后悔不已,华盛顿国家画廊当时以创纪录的500万美金高价将其买走。鲁本斯的油画《屠杀无辜者》在19世纪还属于列支敦士登公国的王室收藏,2002年这幅鲁本斯的油画在伦敦苏富比拍卖时,面对7700万美金的天价,实在太贵了,列支敦士登大公最后还是放弃了将画买回家的愿望。

鲁本斯:画家女儿肖像

400年前,列支敦士登公国卡尔一世在布拉格鲁道夫二世那里任宫廷大管家时,就开始收藏艺术品,卡尔一世马上成为了艺术赞助者。如今财大气粗的大公,从2004年起,继续到处收集艺术品。汉斯亚当二世看上了荷兰17世纪肖像画大师哈尔斯Frans Hals的油画《绅士肖像》,马上爽快地掏出270万欧元。有人说,这个国家富得滴油。为了艺术,凭借雄厚财力,君主真是舍得花钱。维也纳的这个展览里,既有卡尔一世早期委托订制,等身大小的《受难基督》铜雕,也有最近几年王室购买的镀金铜雕胸像《Marc Aurel 》(1500 ), 这个罗马皇帝Marc Aurel  (121 – 180 ) 据说是在维也纳去世,Schwedenplatz 附近有以他命名的街道和墙上雕像。

罗马皇帝Marc Aurel 

凡 . 代克:肖像 Maria de Tassis

几百年来,维也纳,阿尔贝蒂纳博物馆和列支敦士登公国一直保持着紧密的关系,王室成员曾经作为亲密顾问,服务于哈布斯堡王朝。早在19世纪初,大公的艺术收藏就在维也纳公开展出。一战导致奥地利战败崩溃,列支敦士登公国的艺术收藏所幸没有遭到损坏。二战结束前夕,大公将艺术珍品及时运回首都瓦杜兹,躲过纳粹掠夺和盟军的轰炸,安然无恙。

列支敦士登公国目前在维也纳有两处雄伟的宫殿,9区的花园宫殿Gartenpalais由于位置比较偏远,交通不太方便,宫殿于2012年关闭, 花园照常开放。2013年位于1区,匈牙利大使馆对面的市内宫殿Stadtpalais 经过多年修复后,终于完工,宫殿装饰金碧辉煌,耗资8千万欧元,恢复了当年这个家族的气派,奢侈程度让维也纳人自叹不如。这两处宫殿现在不定期地对外预约参观,举办音乐会和豪华宴会,大厅里色彩鲜艳的巴洛克天顶壁画令人惊叹不已。

列支敦士登公国位于维也纳的花园宫殿大厅

《从鲁本斯到马卡特 --- 列支敦士登公国王室艺术收藏展》分成2个部分,时间跨度500年,100件晚期哥特式,文艺复兴,巴洛克式,古典主义, 比德麦尔Biedermeier艺术风格的油画,雕塑和100幅以画家Rudolf von Alt为首的19世纪奥地利水彩画展现在观众眼前。

展览亮点的杰作有: 佛兰德斯大师鲁本斯Peter Paul Rubens 的油画《镜前的维纳斯》( 1614-15), 《画家女儿肖像》( 1616 ) , 英国宫廷画家凡. 代克van Dyck 的《Maria de Tassis肖像》( 1629-30 ) ,希特勒喜欢的古典画风画家马卡特Hans Makart 描绘埃及古代艳后自杀的油画《克丽奥佩特拉之死》( 1875 )。

列支敦士登公国位于维也纳的市内宫殿宴会厅

与英国水彩画同样,奥地利的水彩画家在欧洲画坛多有建树,小小方寸空间,竟然容纳了如此之多的景物,简直不可思议。建筑,湖区,原野,海滩,森林,山脉,画家用笔十分清晰,密而不乱,给人留下难忘印象。此次展览中的画家之一Rudolf von Alt 非常细腻地描绘了现为国家歌剧院的《皇家歌剧院前厅楼道》( 1873),他画的《维也纳Rasumofsky 宫殿的沙龙客厅》( 1836 ) 让人回想起列支敦士登公国昔日繁荣兴盛的时代。

列支敦士登公国历代大公对维也纳情有独钟,王室对于奥地利绘画的广泛收藏恐怕只有奥地利国家美术馆才能与之相比。列支敦士登公国王室艺术收藏主要存放在首都瓦杜兹,精品之作平时很少与普通观众见面,显得十分神秘,稀有珍贵。阿尔贝蒂纳举办的这个王室收藏展满足了广大艺术爱好者的多年愿望,引导观众走进贵族的私人生活和神奇的艺术世界。展览位于博物馆的顶层,由两大部分组成,右边入口是“从鲁本斯到马卡特”,  可以欣赏油画雕塑。左边入口是”Rudolf von Alt 和他的时代”,全是水彩画作。为了加深感受,方便比较,策展人没有按照时代顺序来介绍作品,而是根据不同题材和风格进行排列组合。从宗教神话,到世俗社会,从象征比喻,到写实再现,从艺术女神,到维也纳森林,穿过精心布置的展厅,观众身临其境地体验了欧洲艺术演变之旅,马卡特之后,奥地利迎来了青春装饰风格和克里姆特的金色时代。

霍格:眺望巴特伊舍尔

展览信息

地点:Albertina Museum

活动:Rubens bis Makart. Die fuerstlichen Sammlungen Liechtenstein

Rudolf von Alt und seine Zeit. Aquarelle aus den fuerstlichen Sammlungen Liechtenstein

展览时间:2019年2月15号—6月10号,每天开放,周三、周五10—21点,其它时间10—18点

特别服务:周五,周六,周七,节假日上午推出早餐、参观、讲解三合一的套餐服务

相关推荐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