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铜资讯

当前位置: 青铜网 > 青铜资讯 > 正文

教育局长(26)

2018-12-20 12:22 23

十五(2)

公园里似乎每个角落都贮存着清凉。河面上的风把人吹得神清气爽,把一天的燥热和郁闷带走。

那座铜雕山鹰在灯影里凌空欲飞,正显示出一种奇特的艺术效果。

李兴华喜欢雕塑,不管到哪里他首先寻找的就是雕塑。他扬着脖子围着基座转着,头顶上的两只鹰不断展现着不同姿态。不知不觉脖子都有些酸痛了,头也有些发晕。

他收回目光活动着脖颈,发现冯月琴正站在不远处朝这边看。他就跟没看见她似的,又绕铜雕半圈,朝一条铺满鹅卵石的幽静小径走去。

冯月琴跟上来,忽然笑了,“兴华你还记得吗,刚大学毕业的时候下午你喜欢爬山,我发现了总想跟你一起去,可是你总想甩掉我。后来我生气不跟你爬山了,自己到这个公园来逛,结果你也不去爬了,反而到这里来找我。从此我就总结出一个爱情秘诀,果然把你牢牢掌握在手里。”

兴华不屑地说:“当时要不是因为我对你太痴迷太疯狂,你那点儿小阴谋算什么。”

“是吗,有那么痴迷疯狂吗,我怎么没感觉啊,倒觉得你成天冷冰冰的。”

“后来,你说我这人是冰做的火炉。”

“对呀,这是我创造的一个比喻,自己还挺得意的。我想,只要我把你表面的冰融化,就能感到你内心的火热了。”

“学中文的,花花肠子就是多。”

“你才多呢。”月琴扬手打一下他的胳膊,又说,“兴华,你知道一提起实验中学我心里是什么感觉吗?那座校园就是我的精神归宿,它处处埋藏着我的记忆,在那里我可以忘掉一切烦恼。”她有些动情。

李兴华心里一震,是呀,他又何尝不是一种异样的感觉呢。实验中学是他抛洒青春和激情的地方,也是他第一次萌生爱情的地方。那个校园里曾有他收获的喜悦,也有过他失落的泪水。他以那里为起点,走向了一段辉煌的生活历程。可是现在,实验中学面临着这样的危机,在承受着无数的责骂,而这些又都跟他直接有关。

“我爸爸一辈子没离开过实验中学,即使‘文革’里挨批斗,被剥夺上课的权利,他也是每天早晨都早早起来偷偷地在校园里转上一圈儿。后来恢复高考,他逐步当上校长。他把全部精力都用在抓教学上,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让更多的孩子成才,让更多学生考上大学。他见证了没有高考的年月,那是知识荒芜的时代;他深深认识到高考对一个人的一生是多么重要,深深认识到高考对一个国家是多么重要。他退休的时候还嘱咐我,不要离开教学一线,不要离开实验中学,可是我最终没听他的话。他直到现在还关注实验中学的高考,今年是最令他痛心的一年。高考成绩下来以后,他几天几夜都没睡好,一天到晚只是摇头叹息。兴华,这是真的,你也知道我爸的脾气。所以,我的情绪也很不好,社会上对实验中学议论纷纷,就感觉是在议论我家的事情,我都不想出门了你知道吗?”说着,冯月琴停下来,“兴华,我不允许任何人做有损于实验中学的事情,我更不允许任何人把实验中学给毁了。”

兴华把目光投向远处的灯光,像在自言自语,“大不了,我辞去教育局长,再回实验中学当校长。”

“那绝对不可能,我也绝对不同意你这样做。”月琴急切地向前靠近一步,“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你是一个优秀的教育局长你知道吗,这样干下去你就会前途无量。对你来说,实验中学可能是个陷阱,我是绝不同意你往里面跳的。”

兴华不吱声,他忽然感觉有些疲惫,就到路边小石椅前坐下。

月琴也过来靠近他坐下,娇声说:“我累了。”

兴华望着她,伸出胳膊从后面拢住她的身子。

月琴就势倚靠住他的肩膀,发出一声轻轻的呻吟,接着缓缓地说:“兴华,过去我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孩子,想得到太多,又不知道珍惜所拥有的,心里只是不满足,不满足。”她笑一下,“你知道吗,兴华,说起来也许有些可笑,如果你脸上棱角再分明些,皮色再黝黑一点儿,也许我就跟你结婚了。因为我曾经无意听到一个女老师说你是个奶油小生,后来我一想起这个词儿心里就不舒服,我就开始用另一种眼光打量你,后来就对你越来越没感觉。”

“记得你当时的回答是,我俩有缘无分。当时我就莫名其妙,又好气又好笑,知道这是你的借口,这是女孩子用烂了的借口。当时就觉得你是个有主意的女孩儿,有时候我甚至觉得你太有心计了。”

“那,如果跟我结婚你肯定后悔,是不是?”

“这个问题怎么好假设呢。得到的同时也意味着失去,婚姻也不过如此,每个人都必须接受这个人生定律。”

“我呢,我从来没真正得到过,也就谈不上失去。”月琴沉思着,“我都想过了,要是我能到实验中学,我首先把那个藤廊好好修整一下,融自然美和古典美为一体,再取上个雅致的名字,让它成为实验中学的标志性建筑。”

“你到实验中学就为了这些?那我不同意,私心太重了吧。”

“我的私心还不止这些呢。我要半年内恢复实验中学的元气,让它再次成为滨河市最好最难进的学校,让学生和家长挤破学校大门。”

“做到这一点儿并不难,但是恐怕你很难做到,因为你是个女人。”

“我是女人怎么了,别忘了我也是在教学一线摸爬滚打过的,教务副主任政教主任我也都干过,难道我就当不了这个校长?”

兴华站起来:“好吧,先不说这个。”

月琴一把拽住他,又把他拉到石椅上,倾着身子久久地望着他。“兴华,你知道吗,我这样做不为什么,只是为了我们那段宝贵的记忆,只是为了让我的心有一个安稳的家。现在我对别的都已失望,我今生别无他求。”

兴华感觉喉咙干涩,他点点头,轻声说:“我理解你。”

月琴轻轻伏在他胸口上,啜泣起来。

兴华把她紧紧搂住。刹那间,他似乎感觉重新找回了人生中最宝贵的东西,又似乎有一种难言的失落笼罩在心头;他感到一种陌生的幸福,又感到一种深切的痛楚……

相关推荐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