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铜资讯

当前位置: 青铜网 > 青铜资讯 > 正文

文物的主刀医生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文物修复师马宇

2018-12-16 10:47 141

央视《新闻联播》报道“大国工匠”画面

   他与医生一样,一样拿着手术刀工作,一样需要判断病情,召集各科专业同行进一步会诊,给出合理化治疗方案……但他面对的不是病人,而是被埋藏了上千年的文物。他叫马宇,是秦始皇陵博物院的一名文物修复师,在他的眼中,每一件文物都是有生命的。

延着父亲走过的路

兵马俑是陕西的一张文化名片,也是中国古代文明的辉煌象征。兵马俑博物馆自1979年10月对外开放以来,先后有200多位外国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参观过兵马俑,世界各地的九千万游客来到这里瞻仰东方文化奇迹。而这些灰褐色的人形陶俑对于马宇而言并不陌生,甚至有着一份由来已久的亲切感。马宇的父亲自开馆以来就在秦始皇陵博物院从事雕塑艺术工作,父亲制作过微缩版的兵马俑工艺品,创作过博物院建筑上的浮雕。兵马俑气宇轩昂的形象,早就深植于父子俩的生命。

马宇13岁时,有天路过兵马俑一号坑外围的建筑,当他抬头仔细观看父亲创作的那组浮雕时,心中浮想联翩——这些浮雕尽管经历了岁月的洗礼,可它们能够一直伴随兵马俑保存下来,这正像那一件件文物,在地底下沉睡了千年,但依然有着永恒的价值,历久弥新传递着美和智慧。这一刻,少年的马宇第一次萌生了一个想法,他希望长大后可以像父亲那样从事着伟大的工作。

马宇父亲制作的兵马俑模型

后来,父亲因病去世了,而他生前创作的作品依旧屹立在秦始皇陵博物院中。在父亲的指导下从小学习美术的马宇考上大学,却选择了当时更为时髦的室内装饰专业。毕业后,他进入设计院工作了几个月,每天绘制大量流行的室内设计图样,内心总感觉梦想和现实仍有差距。直到有天,父亲原单位的同事带来了博物院保管部招聘文物修复师的消息。当年20出头的马宇脑海中突然回忆起了少年时代梦想,这令他在人生的拐点做出了选择。1992年,他离开了地处城市的单位,毅然回到父亲曾经工作的地方——秦始皇陵博物院。

重新确立工作的方向是需要勇气的,兵马俑博物院远离市区,接触不到社会中的新鲜事物,而每天必须面对出土文物安心做着重复性的工作,这对任何一个年轻小伙子来讲都是一种挑战。凭借着扎实的绘画功底和从小来自父亲的耳濡目染,马宇从那批年轻人中很快脱颖而出。不久后,中国和意大利联合举办第一批文物保护修复班,马宇成为20多名学员中的一员,开始了为期三年的专业理论和实践学习。

青年时代的马宇

对文物怀有敬畏之心

培训班地点设在西安文物保护修复中心,学员由西北五省文物保护单位推荐的人员组成。意大利的文物修复技术走在国际前列,这次培训其实是对中国文物保护修复事业的援助。课程安排每天上午进行理论学习,下午则开展修复实践。负责实践课的老师是一位金发碧眼的意大利女士,名叫碧娜。

与马宇刚进博物院时接触到的老师傅修复文物的方式不同,意大利的文物修复理论和技术更加科学系统,他们尤其着重培养修复师对文物的敬畏之心。

除了培训各种陶瓷、青铜、铁器等不同质地材料文物的修复方法,马宇和他的同学们还要接受历史知识的学习。下午的实践课,需要学着用手术刀在陶片上一点点剥离泥土,手感、力度的把握不能有丝毫偏差。用手术刀清理文物,既要刮净泥土,又要保证文物的完好。起初,他们在仿制的陶片上不停地走刀磨练手感,千万刀之后才摸索到了毫厘之间的分寸。待手艺逐渐娴熟,仿制的陶片被货真价实的文物陶片取代,马宇和同学们开始了真正的文物修复操作。

马宇手绘兵马俑图

破碎的陶片文物散落在桌子下面等待着拼接,一天有个同学不小心踢到了一片陶片。听到陶片在地上滚落的声音,正在工作的碧娜老师突然发了飙,她严厉斥责了这名同学。看到这一幕,年轻的马宇感到很震撼,碧娜老师接下来的话,更对马宇的职业生涯产生了十分重要的影响:“文物是不可再生的文化资源,我们一定要善待文物、敬畏文物。”

回到房间,马宇反复回想碧娜老师的话,越琢磨,便越能体会到其中的深意:看似没有生命的陶片零件,却深埋在地下穿越了千年,是多么的难能可贵!作为一位能够接触到第一手文物资料的工作人员,尽可能完好地再现文物从前的风姿,让今人目睹到古人的精美作品,是职业使命,也要凭着一份良心。直到近20年后的今天,马宇回想起那天的情形依然记忆犹新,也正是从那件小事上,他真正认识到了文物修复师的神圣意义。

古人用智慧创造了一件件精美的文物,考古人员进行勘探挖掘、令这些文物重建天日,文物修复师相当于考古的二次挖掘。在细致的清理、复原过程中,与每一件文物近距离接触的过程实则是进一步了解文物细节的过程。文物背后传递的信息,等待着文物修复师去发现,如果有所疏忽,也许会错过独一无二的考古发现。

“文物是不可再生的,如果你把它破坏了,你不可能把它复原回来。我们要凭自己的良心把这件事情去做好,这是作为一个文物保护修复人员最应该具备的一种素质。”马宇说。

马宇手绘兵马俑图

将千万碎片化零为整

兵马俑号称世界第八大奇迹。两千多年前,中国的工匠团队创作了当时中国的巨型雕塑工程,留下了让今日中国骄傲于世的文化丰碑。而两千多年的历史积尘已经将它们压成碎片,刚刚出土的时候,兵马俑呈倒伏状。兵马俑自1974年被发现挖掘以来,一直处于修复之中。如何让这个碎片化的历史文化奇迹完整地挺立,在修复之初,全世界没有人曾经面对过这么大的难题。

深埋地下两千多年,大部分陶片和地下环境已经融合在一起,突然出土,使兵马俑的存身环境带来了巨大的改变。为避免环境变化对文物造成二次损害,需要在坑内保留原始的自然环境,因此大量修复工作必须在现场进行。

一边是敞开式的深坑,一边是用玻璃围成的工作间,在这两个地方来来回回、反反复复是马宇工作的常态。每当夏季来临,覆盖着大棚的兵马俑坑就成了“大蒸笼”,坑内的温度往往达到40度以上。工作过程就是一直在用热汗洗头洗脸,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再湿。另外,还不得不忍受跳蚤、蚊虫的叮咬。即便如此,马宇和他的团队也不能因为燥热瘙痒而失去专业化的冷静。

马宇手绘修复图纸

从泥土中小心提取出破碎的陶片是全部工作的第一步,这过程需用到化学、物理知识对陶片和泥土进行分离,之后对残片依次进行清理、回贴、加固、拼对、补全、封护,这些工作凭借的则是手工技术。每一件器物的不同,修复过程中所运用的方法也不同。马宇在修复过程中有一个特别的习惯,他会为每一件文物量身定做支架支撑。尤其在修复1999年出土的一组百戏俑的时候,如何支撑形态各异的肢体造型,令马宇煞费苦心。

百戏俑体现着秦代丰富多彩的杂技艺术,与兵马俑的装饰、装束截然不同,它们有着不同的动态形象,甚至身材也不一样,有的体型瘦削,有的大腹便便。马宇经过仔细测量,根据各自的独特造型设计力学支撑点,手绘出支架图纸请工人师傅加工。有的支点卡在裙摆上、有的放在胳膊肘下、有的托在腿上,量身定制的支撑架可以帮助陶俑更稳固地站立,也为进一步细致地修复操作提供了便利条件。

马宇工作现场

秦始皇陵兵马俑并非翻模铸造,采用“泥条盘铸”的制作方法,用泥条一圈一圈地盘旋造型,俑中间是空心的,古人在制作过程中要在表面不断加泥,再用工具修整外形。相比于西方雕塑在石头上做减法,这种“加法”式的雕塑方法更加困难。对于文物修复师来说,在碎片堆中拼接陶俑就显得更加困难。一旦有一块陶片位置出现错误,整个拼接过程就必须重来。拼接难度最大的是那些体积小、图案较少的陶片,为了一块陶片,马宇有时需要琢磨十多天,反复预演数十次,甚至上百次,才能够使得陶片回归最准确的位置。正因为如此,一件兵马俑的修复往往需要耗时一年,甚至更久。

千万碎片一点点在他手中化零为整,陶俑由脚到身体一步步站立起来,重新焕发出昔日的神采。每进行一道工序,马宇都会做详细的工作记录,为每一件文物建立档案,还会手绘文物的病变图,最终形成报告提供给博物院,以便进行更深层的研究。这些详实的数据和精细的图画体现了马宇严谨的工作态度,更承载着他对每件文物细致入微的爱。国外的文物保护专家参观交流时看到一本本装订精美的修复档案,无不惊叹于那些被认为不可思议的手绘,甚至有人提出购买,都被马宇婉言谢绝了。马宇说:“只有细致绘画才能对文物有着更深刻的认识,我们尽量把修复档案做得更完整一点,把得到的信息都记录下来,这是对前人的负责。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新的材料的出现,兵马俑这些奥秘,我们这一代解不开,后人也有可能解开,这也是对后人负责。”意大利罗马修复中心终身院长卡博尼女士也向马宇竖起大拇指,说他的修复水平已经达到了国际前沿水平。

意大利罗马修复中心终身院长卡博尼女士来访(左一)

与古代工匠的无声对话

两千多年前的雕塑品在马宇手中获得了第二次艺术生命,形象讲述那个时代的文化风貌。马宇参加工作25年来,一直致力于修复兵马俑,他和团队一起参与过30件兵马俑的修复工作。此外,秦始皇陵的第一件戟、第一件石铠甲、第一件水禽,都是马宇独立完成修复的。

在2014年的一次清理陶片的过程中,马宇意外发现陶片背后有纹路,仔细清理之后,纹理渐渐清晰起来,是一个指纹痕迹,这应该是两千多年前的工匠在制作兵马俑时留下的,随后更多的指纹被发现,这让马宇兴奋不已。马宇回忆说:“这种指纹信息,我的第一反应是我们和古人之间的一种对话。你就会想过去两千多年前古人做这些东西,他是怎么做的?他是怎么想的?他做这批东西的时候,难度有多大?”

马宇手绘兵马俑图

指纹的位置并不在陶俑的身体表面,而是在俑的内部,如果当时不保存下来,等到粘接完毕立起来的时候,指纹就看不到了。于是,马宇想到用硅橡胶翻模、照相的方法把它保存下来,还请来公安局的刑侦专家对指纹进行鉴定。马宇相信,指纹可以成为解开古老技艺的直观途径之一,虽然他现在还无法找到答案,但这项后继有人的事业一定会让历史袒露更多的内在秘密,文明的内涵也将因此而无限丰富地延展下去。

在修复工作中,马宇常常会惊叹于古人的聪明才智。兵马俑头与身体一比七的完美比例,长达2.87米的青铜戟,青铜水禽身上栩栩如生的羽毛墩绘,周身全部用刀削出来的兵马俑,还有浮燕回头望月的动感姿态……都令马宇回味感慨。除了承担秦始皇陵博物院的工作之外,他还参与过西藏布达拉宫的壁画、河南洛阳山陕会馆琉璃、汉中33件青铜器、陶器、铁器等文物、河南三门峡虢囯博物馆4件青铜器等保护修复项目。

马宇手绘石铠甲图

在每个月报送的耗品采购申请单上,马宇的分管领导总能发现未曾见过的工具购买计划,例如长袖口的手套、装修用的胶带、摄影用的轨道,以及其他辅助用的小工具。除了将自己修复文物的过程通过照片、图画等静态形式存档之外,他还自己拍摄视频,留存360度的影像资料。他将兵马俑建造三维模型,用3D技术进行立体打印……马宇勤于钻研、精进技术的工作态度感染了身边的很多人,2016年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报道“大国工匠”,马宇名列其中,从此,他有了一个新的外号——“马大师”。不论哪位同事在工作中遇到修复的难题,一专多能的马宇都会热心地予以建议解答。

马宇近照

和最初踏入文物修复领域时一样,马宇会给团队里的年轻人着重树立文物的神圣意义,他主张日积月累的体悟,讲求凭德行做事的良心,总是身体力行地带领团队完成修复工程。

作为一名文物修复师,需要具备多门学科的专业知识,同时也需要极大的耐心和毅力。在我国,文物修复师这一职业直至2015年才被写入职业辞典,各所大学里也并未设立专门的文物保护与修复专业。不少学习考古的学生来到文物保护单位,轮岗实习之后却很少有人愿意从事这项辛苦的工作,这些因素都造成了文物修复师的断层。一边是专业修复人员极度短缺的现状,一边是大量珍贵文物仍在等待着修复救助。马宇身在其中更觉焦虑,他希望未来能将自己的这一技之长教给更多的人,向更多有历史担当的学子传授文物保护修复经验。为此他也积极地与多所学校交流,为尽快推进建设文物保护修复的专业学科而努力。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够产生越来越多像马宇这样在文物修复界的工匠,去探求、再现出更多来自古代的精美艺术品。

 ——此文入选陕西总工会编著的《三秦工匠》一书,2018年9月由中国工人出版社出版发行

【作者简介】段路晨,青年作家,入选陕西省文学艺术创作“百人计划”。著有个人文集《等待花开》《缘起西大》《一路晨光》,长篇纪实文学《跤坛谱春秋》;分卷主编《碑林作家文集·散文卷》。

《一路晨光》已在全国各省会城市新华书店上架销售,京东、当当、天猫、卓越等电商平台有售,也可识别二维码进入微店购买签名版。

相关推荐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