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铜资讯

当前位置: 青铜网 > 青铜资讯 > 正文

英国大英博物馆的中国古代玉器(续)

2018-12-10 09:22 498

宋代玉勒

宋代玉勒。高5.8厘米,直径1.4厘米,清宫旧藏。羊脂白玉质地,细腻润洁。呈长椭圆形,内有中通圆孔,以利系佩。通体用双钩阴线刻出《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的经文、经名、译者、纪年、作坊等内容,落款时间为“皇宋宣和二年秋七月吉日修内司玉作所恭制”,表明这件玉勒是宋徽宗即位的第20年(1120年)命内廷玉作坊刻制。楷书字体,字体小如芝麻粒,显示出纯熟的雕刻水平。玉勒,亦称“蜡子”,是挂于胸前或腰间的玉饰,有圆柱形、扁圆柱形、束腰形、橄榄形等造型。玉勒起源于新石器时期红山文化的玉管饰,中间有孔,便于穿系悬挂。新石器时期良渚文化的玉勒以线刻和浮雕等艺术形式显得素雅美观,春秋战国时期的玉勒以高浮雕和镂空雕等技法进行雕琢,到了汉代玉勒就不再出现了。宋代风靡金石学,仿古之风盛行,玉器中出现了大量的仿古玉器,玉勒之美再度被人们发现,重新盛行,一直延续到清代。宋徽宗虽然是亡国之君,但是他诗词歌赋、吹拉弹唱、骑马蹴鞠、医学茶道、金石文玩样样精通,此外宋徽宗还嗜玉成瘾,使得宋代玉器深受绘画艺术的影响,清新雅致、形神兼备,极具文人情趣,毫无粗制滥造之感。宋代铭刻玉器之风盛行,铭刻的内容多为佛经、诗词等,这主要也应归功于宋徽宗的喜好。佛经《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全文共260字,传入中国后以唐代高僧玄奘法师的译本最为流行,经文简短精练,便于持诵。这件宋代玉勒是为了祝贺宋徽宗的生日而特意定制的,宋徽宗本人笃信道教,但由于对羊脂白玉的痴迷,一时间竟然也忘记了佛道之争的事情。这件宋代玉勒的字迹小如芝麻粒,笔触纤细若游丝,刻工纯熟,只有借助放大镜才得以识见,堪称微型铭刻玉器的始祖,充分展现了宋代玉器的纯美与精致。1900年八国联军攻入北京城,无数中华民族的珍宝遭到劫掠,原本珍藏于清代宫廷内府的一批珍贵的宋代玉器,包括这件宋代玉勒,遭到侵略者的野蛮掠夺,从此以后流落异国他乡,后来被大英博物馆收藏。

明代白玉碗

 明代白玉碗。共有2件,高6.5厘米,口径14.5厘米,底径6.5厘米,清宫旧藏。和田白玉质地,温润细腻,光照见影。造型呈撇口,深腹,圈足,简洁规整。胎体薄厚均匀,素面无纹饰,做工一丝不苟。明代的社会经济高度繁荣,市民阶层迅速扩大,玉器的需求量日益增强,琢玉名匠辈出,玉器品种更加丰富,包括文房用具、装饰品、陈设品等,无一不有。同时随着商品化生产的发展,出现了玉器雕琢工艺程式化的倾向,致使玉器数量空前高涨,琢玉技术也取得了重大成就。明代玉器继承和发扬了宋代玉器的工艺特点,以日常生活用器为主,线条简洁有力,追求精雕细琢的装饰美。明代玉器的玉材主要使用产自新疆的质地细腻温润的和田白玉,明代的宋应星在《天工开物》中记载了当时的景象“凡玉或溯河舟,或驾驼,经嘉峪而至甘州与肃州,车入中华,玉工辨璞,高下定价,而后琢之。”北京和苏州是明代的治玉中心,所以《天工开物》中说“良匠虽集京师,工巧则推苏郡。”明代的宫廷用玉由内廷御用监负责,集中了全国的能工巧匠雕琢御用玉器,这对明代白玉碗就是明代万历年间御用监的作品,供万历皇帝闲暇之时赏玩。在清代此碗深得乾隆皇帝的喜爱,长期摆放于养心殿内,供皇帝欣赏把玩,此碗的木座就是由清宫内务府造办处的工匠量身定做的。道光年间此碗安放于圆明园内,作为宫廷陈设使用。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英法联军攻入北京城,火烧圆明园,此碗遭到侵略者的掠夺,作为战利品被带回英国,入藏大英博物馆。

清代翡翠瓶

     清代翡翠瓶。高35厘米,清宫旧藏。翡翠质地,色泽绿中带黄发白,有绿色斑块。造型模仿商周青铜彝器,直口,贯耳,弧肩,鼓腹,圈足,腹部装饰有饕餮纹。翡翠的颜色有绿、红、紫、黑、黄、白、青等,其中绿色称为“翠”,红色称为“翡”,紫色称为“紫罗兰”。1968年在河北满城西汉中山靖王刘胜墓中出土了一件翡翠兽头,证明汉代宫廷已经使用翡翠作为装饰品了。翡翠在清代盛行,乾隆皇帝更是对翡翠达到了痴迷的程度,从乾隆皇帝起清朝的历代皇帝都喜爱翡翠,所以翡翠在清代又被称为“皇家玉”。清代的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中提到“云南翡翠玉,当时不以玉视之,不过如蓝田干黄,强名以玉耳。今则以为珍玩,价远出真玉上矣……盖相距五六十年,物价不同已如此”,反映出乾隆到嘉庆年间北京城里翡翠价格上扬的情况,翡翠由石升级为玉,并且价值远超羊脂白玉,如此快速的升值在古今中外的玉器发展史上是极为罕见,所以这段文字成为研究清代翡翠发展状况的宝贵资料。

  这件清代翡翠瓶是乾隆皇帝举行宫廷宴饮时作为投壶游戏的道具,以作消遣。北宋的吕大临在《礼记传》记载“投壶,射之细也,燕饮有射以乐宾,以习容而讲艺也”,原来先秦时期宴请宾客时的礼仪之一就是请客人射箭,当时成年男子不会射箭会被视为耻辱,但是有的客人确实不会射箭,那只能用箭投酒壶代替,于是投壶就代替射箭成为宴饮时的一种游戏。投壶不仅是我国古代宴饮时的投掷游戏,也是一种礼仪,就是把箭向壶里投,投中多的为胜,负者照规定的杯数喝酒,在战国时期较为盛行,尤其是在唐代得到了发扬光大,北宋欧阳修的《醉翁亭记》中的“射”指的就是“投壶”这个游戏。这件清代翡翠瓶原本珍藏于清宫内府,清朝末年被太监偷带出宫,辗转流落国外,成为英国贵族伍尔夫家族的私人藏品,后来为大英博物馆所收藏。

相关推荐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