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古青铜器

当前位置: 青铜网 > 仿古青铜器 > 正文

名人面对面|专访魏纪中: 一辈子排球缘 六十载奥运梦 (视频完整版)

2018-12-18 12:00 402

访谈嘉宾

本期节目对话

国际排联终身名誉主席

魏纪中

访谈实录|嘉宾亮观点

张珊珊:魏主席,您好!欢迎做客我们的专访节目,您是浙江宁波人?

魏纪中:我是余姚,过去属于绍兴,现在属于宁波。

张珊珊:那我们绍兴可以说是一个文化名城,这次是通过世俱杯邀请到您来到我们这里,我们非常高兴,您来绍兴几次了?

魏纪中:我第三次来绍兴了。

张珊珊:您对绍兴的印象如何,这次又有什么样的变化?

魏纪中:以前十多年前来的,这次第一个就觉得绍兴变化很大。这也就是说绍兴发展了,在发展的同时并没有把它原有的传统的文化的遗产丢掉。

张珊珊:绍兴就是这样的温婉的一个水乡。那么在这么多年的变化中也逐渐有一种向国际大都市这个方向去靠近,尤其是这次举办了世俱杯这样一个国际性赛事,您觉得我们绍兴在这方面的组织工作做的如何?

魏纪中:因为从组织工作来讲不外乎两个:一个硬件,一个软件。从硬件来讲,你这个体育馆有1万人,而且比较现代化,它完全符合国际上竞赛的标准,你们这方面没有问题。从软件来讲,我们说看就看磨合的快不快。这次据我了解,我听到的东西,国外的反应和我们的反应,这个磨合期很快,就是一两天嘛。

(林子龙 摄)

(章安庆 摄)

张珊珊:那您觉得世俱杯给这座城市,给江南水乡绍兴,带来了什么样的发展机遇?

魏纪中:我的看法包括奥运会也一样。这种重大的、有影响的赛事,只给一个举办的国家和地区,举办的城市带来一种机遇,它并不会给你带来什么东西。问题在于你如何利用好这些机遇,你利用好了就留下遗产,你利用的不好就变成包袱。那么因此我就爱说这么几句话,有为的政府,有效的市场,社会的支持,企业的贡献,四者结合起来。就是你这个城市抓住这个机遇,来做一些你政府希望为群众做到的一些事情。

张珊珊:您从1958年起进入国家体委,您结缘体育事业已经有60年了,在这个过程当中您有什么样的经历可以跟我们分享?您原来是学法国文学的、学法语的,怎么就机缘巧合进入国家体育事业?

魏纪中:那时候考完国家给你分配,我就分配到南京大学了,分配到这个西方语言文学系,我就到法语系去了。我在上海念中学的时候,我是喜欢体育的。我怎么会学这个跑到国家体育局里去了呢?就到了分配的时候,突然有一天,南京大学的校长,叫人来找我,魏纪中,他说我问你一件事儿,你毕业之后你愿意上哪儿?

张珊珊:那您当时与校长怎么说?

魏纪中:我回答校长说,我喜欢体育,所以我更愿意到体育部门去,我不愿意到这个翻译、文学这部门不去。后来宣布了,说魏纪中原来分配你到人民文学出版社,现在国家体委对你有特殊的需要,所以现在把你分配到国家体委去。

张珊珊:看起来是跳了一步又一步,其实都是冥冥之中。都是顺应了您的个人特长,发挥了自己的才能,还有自己的爱好。

魏纪中:实际上我什么时候真正参与到管排球呢,就是1981年,我们中国女排第一次,我开始管的是自行车,我专门到意大利,去学习过自行车的管理这一套,我学了好几个月呢。那么后来呢,我转到排球去了。

张珊珊:您是国际排联的终身名誉主席,我们非常地敬仰您,那您对我们国家女排的精神会有不一样的理解吗?您心里的关键词是什么?

魏纪中:我心中的女排精神,实际上就是我们中国整个运动员这个集体,包括教练员,凝结的一个符号。

张珊珊:为什么这么说?

魏纪中: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女排现在我们说的拼搏、奋斗、进取、团队精神,其他运动队没有吗?都有。不过女排有些时候它比较突出,给人造成一种比较深的印象。所以它就成为在一个特性里面实际上它在反映共性。这也就说民族的东西就是世界的,世界的东西它也是民族的,都一样。因此,我很难用几个字来概括,因为它是一个发展的,它的内涵很广,你可以从这个角度看,他可以从那个角度看。但它作为一个代表性的凝结成的符号,它是只要体育运动这个实践存在,这种精神就存在。

张珊珊:这就是新时期的女排精神的特点。您被我们尊称为中国的体育产业之父,也是我们的奥运产业之父,是奥运会上最重要的历史人物之一了,您很值得我们崇敬。您曾主持参与过中国奥运会的申办工作。那么我们从1993年的第一次申办没有成功,到2008年成功举办奥运会。这过程当中,您的收获是什么?申办成功的决定性因素是什么?

魏纪中:什么之父我不敢当,我从来不是什么之父。我在这些过程当中都是一个执行者。我都是一个技术执行层面的,我不是什么决策型的干部。先讲奥运会,这个奥运会又要说到小平同志了。奥运会我们申办奥运会包括参加奥运会是怎么引起来的?因为第一我们1958年已经退出了国际奥委会组织。和国际奥委会已经中断了关系了。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我们开始改革开放的时候,当时,我们在1984年,我们就想到要办亚运会。90年办亚运会当时办得很成功,在这以前,改革开放一开始,我们就根据邓小平1974年的指示,继续为恢复我国的合法席位,在国际奥委会。

张珊珊:从您讲的这个关于曲折的历史来看,是不是也代表着我们国家的综合实力,政治水平逐渐提高的一种体现?

魏纪中:对,特别明显就是1990年,1990年我们亚运会我们叫九月办,1990年的七月几号记不住,当时邓小平同志到我们北京检查我们亚运会的准备情况,他到了我们的北京奥体中心一看,场馆都盖起来了,后边亚运村都起来了,当时他很高兴,他就突然说了一句话,他说我们这些设备盖得挺好啊,我们将来办个奥运会可以。我们根据国际奥委会的要求,我们跑各个部委,外交部啊,财政部啊,文化部啊,有关部门,办奥运会有这个要求,你们看我们现在行不行,包括发改委,财政部,我们都去了,得到的反馈都是支持的。

张珊珊:所以回来以后就紧锣密鼓地的申办?

魏纪中:我们就去申办了,当时申办应该说遇到的困难很大,两个主要困难。一个就是国际奥委会的委员都认为你中国的条件还不成熟,最后两票之差失败了。当时大家都很难过,我心里很难过,可是我没流眼泪,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我心里非常非常的内疚,为什么内疚呢,就是我们的人民对这个期望很大,这样一下来这样一个不成,使老百姓很失望。第二次申办的时候,形势是完全变化了,当时在莫斯科申办,我那儿有一个好朋友,我去找他,他就跟我说,北京这次能够成功。

张珊珊:他给了您很大的信心?

魏纪中:我就觉得我的机会来了,过去我使百姓伤心,现在我可以利用这个机会使百姓增加信心,使我们的百姓高兴,我这个包袱也就放下了,所以我就在一直做直播。突然做到中国代表团陈述完了之后,别的代表陈述完了都一两个问题,我们陈述完了14个问题,国内炸锅了。  

张珊珊:一看就很有希望。

魏纪中:国内说人家怎么说完了不挑你毛病,你们中国说完,怎么变成14个人都挑你们毛病。

魏纪中:不是,给他们提问题啊,给我们代表团提问题。中央电视台说你赶快去解释,要不然国内要炸锅了。然后我就说:听众、观众朋友们,你们放心,你们要分析这十四个问题都给你提的是什么问题,都是给你提的怎么样办得更好。这就说明什么呢?说明不是我们需要奥运会,而是奥运会需要我们。就像现在一样,现在奥运会没人办了就找中国办。我们第一次申办的时候口号是什么?改革开放的中国盼奥运,我们求他。第二次我们口号变成什么了呢?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张珊珊:从申办到举办给我们中国带来了很多,您在这个过程中也贡献出了很多。

魏纪中:我不能说我有贡献,我都是一个执行者。如果说有贡献,就是我执行的还行。整个大的决策都不是我做的,都是上面做的,我是执行者。

张珊珊:作为一个执行者,您对我们国家体育事业说一些寄语吧。

魏纪中:体育它有凝聚人心,促人进取的功能。

张珊珊:您从我们绍兴举办世俱杯,一直和我们叙述到我们举办奥运会这样一个艰辛的历程,和我们回顾了长长的一段历史,是我们专访的宝贵资料。非常感谢您做客我们上半场的专访,我们稍后休息,下期节目继续来畅谈我们国家的体育事业。

访谈后记

作为从事体育事业60余年的魏纪中先生,我们亲切的称他为“魏老”。他还有被人叫得更响亮的称呼——奥运经济研究专家、体育产业研究专家、中国体育的终身志愿者、“中国体育产业第一人”“奥运产业之父”等。

1958年,魏纪中服从组织分配,来到了国家体委,从此,一个学法国文学的高材生,结下了与中国体育乃至世界体育长达半个多世纪的不解之缘。他的一生,致力于中国体育的新生和崛起,陪伴着中国体育经历了一场又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见证了中国从最初不为全世界几乎所有的正式体育组织所承认,到最终拿下2008年奥运会的主办权。探索着中国体育产业走上具有中国特色的发展道路,直至成为世界体育强国......

(王卫民 摄)

回首来时路,年逾八旬的他,将个人际遇完全融进了中国体育事业的兴衰当中,同喜同悲,无怨无悔。中国体育事业的过去感谢魏纪中,中国体育事业的未来需要魏纪中们!

名人面对面 嘉宾简介

魏纪中,中国奥运史上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中国体育产业、奥运产业之父。曾任国际排联主席、中国奥委会秘书长等职,现任国际排联终身名誉主席。

出生于1936年的魏纪中,浙江余姚人,自学生时代加入南京大学排球队后,便与排球运动结下了不解之缘,先后成为南京市队、江苏省队的主力队员。退役后,魏纪中开始了球场外的排球事业。1982年进入国际排联审查委员会,1984年成为审查委员会主席,1997年被推选为亚洲排联市场委员会主席,2001年被推选为亚洲排联主席,2008年担任国际排联主席,为排球运动的普及与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相关推荐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