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做青铜器

当前位置: 青铜网 > 定做青铜器 > 正文

【经典分享】帕尔博士的美学探险-17:克什米尔造像中的象鼻财神和湿婆

2018-10-22 23:18 27

《喜马拉雅:一场美学探险》

普拉特帕提亚·帕尔博士等著

芝加哥美术学院出版社,2003年出版

译/张睿

56 象鼻天立像

印度、查谟及克什米尔地区

铜铸 H.13.5cm

芝加哥艺术学院,阿尔斯多夫收藏(86.1998)

57 象鼻天坐像

印度、查谟及克什米尔地区 10世纪

灰绿泥石雕 H.25.1cm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贝蒂·安和威廉·斯皮尔曼捐赠(1985.402)

这两尊雕像都刻画的都是印度非常受欢迎的神祗——象鼻天,这一代表祥瑞之神,也被佛教和耆那教徒所崇拜。他最显著的特征就是象头人身。胖乎乎的身材和顽皮的行为准确传达了这一神祗所特有的孩子气。在这两件作品中,他都用自己灵活的鼻子从左前手的碗里舀出自己特别喜欢的糖果。在石雕这一件中,他的第二只左手握着一把战斧,但在铜雕这件上,战斧被简化成了一根棍子。一只右手执一串念珠,另一只持已脱落的他自己的象牙,就好似哺乳宙斯的羊角,是丰饶的象征。

然而,在风格和构图上,这两件作品却有很大的不同。在年份更早的图录56这件中,神祗的青春年少是通过他的比例和身型,特别是他丰满圆润的腿部造型表现出来的。与此同时,他就那样昂首阔步地站在那里——挥舞着手杖,仿佛出门散步一般。此件作品中,手持的念珠没有石雕那件刻画的那么清晰,看起来更像一枚戒指。腰带裙边覆至膝盖处,周身饰品不多,只佩戴着简洁的手镯、一串珍珠链,和一顶圆形头冠。左肩斜挂一条蛇作为他的圣带,额头有第三只眼睛,就像他的父亲湿婆那般(见图录67)。优雅的站在一个素面长方形底座上,这类底座在笈多时期的铜铸雕像中很常见。整体雕像是三维立体雕铸的,而不似之后图录57这件一般,是高浮雕的。

在图录57这件石雕作品中,他显得不那么年轻,整体外观缺乏早期雕塑的简单自然主义风格。相反,他是一个放松但威严的人物,以典型的印度坐姿——亦被称为皇室舒坐姿(maharajalilasana)——坐在狮子宝座上。唯一能表明其初成年的身份的,似乎就是颈间的吊铃项链,这通常是古代印度孩子们佩戴的饰物,这和本次展览中图录68那件的铜佛像的地毯边缘非常相似。还有一些不同寻常的特征:腰带系在腹部且起伏明显,三只眼睛呈钻石状,耳朵像树叶一样从头部两侧横向伸出。的确,这两件作品的眼睛和耳朵的刻画方式截然不同。

虽然一般情况下,象鼻天的坐骑是老鼠,但在印西北的造像中,更偏向于将之刻画为与其母相同的坐骑——狮子。事实上,正是这只狮子为我们提供了一个主要的线索,能将这件石雕归为喜马偕尔邦昌巴地区。无论是在形态上还是在狮后肢增加花卉装这一小特征上,都与昌巴的其他狮子作品相似1。在其他的方面,此件象鼻天石雕的形式与在斯利那加博物馆所藏的那件克什米尔石雕并无本质不同,斯利那加博物馆里那件,也佩戴着类似的吊铃项链2

注释

1、参见Plstel、Neven和Mankodi 1985作品,图102

2、见斯威德马克(Siudmak)1994作品,第157页

58 湿婆特斯瓦拉形态雕像

印度、查谟及克什米尔地区 7世纪

铜铸嵌银 H.21cm

私人收藏

这尊雕塑刻画了两个身体四个头,无论是形象上还是形式上,都是不同寻常的。在早期犍陀罗造像中,也有类似的形式,两尊佛背对背,代表着时间的现在和未来,但湿婆造像采用这种形式却似乎是早期克什米尔艺术的一个独有特征。目前已知的至少有两个石雕为例,其中一个是在印度巴拉穆拉(Baramula)附近的Fattehgarh村发现的1。这两件石雕都只描绘了湿婆正面的多臂形象;而这件展品中前后两面的两个人物形象都有两只胳膊。作品中所有的四个头像都是一样大小的,这也与石雕像不同。手中所持法器也都有差异。

虽然铜像的额头由于摩擦而磨损严重,第三只眼睛也无法辨认,但这毫无疑问是件湿婆造像。面对四个方向的四个头分别象征着地、水、火、空,就像他们在四面林迦像中的象征意义一样(见图录42)。这种宇宙形态被称为大自在天。最近,克什米尔肖像学文献帮助确认Fattehgarh村发现的石雕形象是当地湿婆的一种形态,被称为菩提斯瓦拉(或圣灵之主),这种形态下湿婆和他最喜欢的随从南丁共用一个身体2。然而,这段文献文字在形象描述上并不十分具体,石雕中正面的人物有可能代表了湿婆的愤怒形态——大黑天护法,因他持三叉戟,表情凶狠。在此件铜像中,三叉戟在他的下面右手中,左手拎着一只山羊,这显然是1-2世纪贵霜王朝硬币上湿婆图像的后续影响,当时硬币上的神同样手持山羊一样的动物3。背面的形象,表情平静,手持一根棍状物品。

尽管两面人物的正面形态都是固定的,但构图并不是静态的。这位艺术家用特殊的手法使整件作品生动起来,比如长长的花环、神圣的蛇绳、腰带正面朴素的褶皱和反面叠加的兽皮、三叉戟弯曲柔美的尖刺和形象生动前腿高高翘起的山羊。前后两边的雕像均造型稳固,这一点与6世纪的Fattehgarh村发现的湿婆石雕并无不同,尽管此件铜雕已是一个世纪后的作品。

注释:

1、见帕尔博士1981年作品,图2-7;斯威德马克(Siudmak)1989年作品,第44-45页,及1994年作品,第98-106页。

2、见巴塔查里亚(Bhattcharya)1989年及斯威德马克1994年作品

3、帕尔博士1968年作品,第90-91页,第C10号

未完待续~

《喜马拉雅:一场美学探险》是普拉特帕提亚·帕尔博士于2003年主办的大型展览。这个展览于2003年4月开幕,在芝加哥和华盛顿两地进行了长达9个月的巡展。帕尔博士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了喜马拉雅艺术策展生涯,到2003年已走过四十余载。这个展览的展品质量令人震惊,众多从未曝光的稀世之珍来到人们面前,成为了帕尔博士辉煌的职业生涯最好的证明。

应众多友人之邀,旃檀林将把此书部分章节译为中文,借微信公众号的平台将内容陆续分享给大家。今年夏天非常炎热,希望好书能给大家带来一丝清凉!

这个系列的翻译以纯粹的学术分享为目的,专业内容如有争议,请大家以原文为准。

相关推荐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