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做青铜器

当前位置: 青铜网 > 定做青铜器 > 正文

名人面对面|专访张学智: 学以致知 学以力行 学以成人(视频完整版)

2018-10-02 09:14 43

这是 【文化绍兴 • 名人面对面】 最新一期专访

学以致知 学以力行 学以成人

文字 4286 | 视频 21分29秒 

访谈嘉宾

本期节目对话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中华孔子学会副会长

张学智

访谈实录|嘉宾亮观点

张珊珊:张教授您好,欢迎做客《文化绍兴·名人面对面》,您这次是应邀来到绍兴参加2018年中华孔子年会,中华孔子年会为什么会在绍兴举办?

张学智:这次学会的主题,是《心学的系谱、精髓与角色》。那么绍兴呢,是中华文化名城,它的文化底蕴非常深厚;另外呢,它是王阳明的老家,王阳明是心学的主要代表人物,所以这个会议放在绍兴开,是非常得天时地利人和的。

张珊珊:阳明心学,近段时间可以说是全国各地都在升温,持续地升温,社会各界也在广泛地关注,您对这一现象怎么看?

张学智:这是因为社会各界需要王阳明,这个阳明热啊,首先是从学界兴起,我们从1949年以后到改革开放这段时间呢,我们编的《中国哲学史》教材,都把王阳明说成是主观唯心主义的代表,但是改革开放以后我们用新的立场观点方法研究王阳明,我们发现,过去那种教条主义的方法,对王阳明是完全不适用的,王阳明思想当中有很多闪光的东西,所以学界重新来研究王阳明。那么另外王阳明热也是由于商界的推动,日本有一个著名的企业家叫稻盛和夫,稻盛和夫用阳明思想治理自己的企业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于是中国的企业家开始研究王阳明。最后,也是由于政界的推动,前几年,习近平总书记在接见贵州人代会代表的时候提到,王阳明当年在贵州龙场悟道,他的思想有很多值得我们现在继承发挥的地方。由于习总书记讲的这个话,所以政界也开始热王阳明。于是,最近这几年,王阳明在不断地升温。

张珊珊:张教授,那么今年六月的时候,中国阳明心学高峰论坛第二届在绍兴举办,而且会址永久地落户在绍兴了。这次的孔子年会也是在绍兴,对于绍兴来讲,您觉得这又意味着什么?

张学智:中华孔子学会呢,它的研究范围比较广泛,不但有孔子孟子,还有中国历代的各个思想家,那么中华孔子学会的这个年会放在绍兴开,一个是弘扬阳明文化,再一个就是要推动阳明学首先在绍兴落地生根,然后在全国结出丰富的果实。

张珊珊:就相当于是阳明心学的革命根据地,先扎稳革命根据地,然后再遍地开花。

张学智:对。

张珊珊:唱响我们的集结号。

张学智:对。

张珊珊:今年阳明心学高峰论坛闭幕论坛期间,还有一个文化沙龙,这个沙龙是中国书院院长王守常教授主持的,您还记得吗?

张学智:记得。

张珊珊:当时您是作为嘉宾啊,现场和其他嘉宾,有董平教授,于丹教授,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

张学智:对。

张珊珊:当时您还阐述了一个观点,是关于良知学的,其中有一点我们印象非常深刻:一个是由内而外,一个是由外而内,这个怎么解释?

张学智:王阳明认为每一个人天赋都有良知,那么由内到外呢,就是把自己本有的良知,去推至到做事上去,所以王阳明这一点他有个很清楚的说明:他说所谓致良知者,就是推至我心本有之良知到事事物物上去,使事事物物各得其理,说白了,意思就是说,我们做事要讲良心,用我们的良心代表正确的价值,规范我们做事的方向。那么由外到内呢,就是说,良知它的包含是多方面的,包括人的理性、人的情感、人的意志、人的直觉能力等等,王阳明说人在世上磨,那么这个过程当中,他的理性更加的明敏,他的情感更加的真纯,他的意志更加的坚定,他的直觉能力更加的敏锐。那么这些呢,都把它返回来,把它成为良知的一部分。那么王阳明这个致良知呢,就是从内到外,再从外到内,就这么滚雪球一样不断地往前进展,所以王阳明说,我这个良知之学呀,任何人都可以做,公卿大夫也可以做,一个大字不识的人也可以做。

张珊珊:就像您说日本稻盛和夫都已经把它用得那么好,那反过来我们应该怎么样把它应用到我们的生活中?

张学智:知和行是一个活动的两个方面,它不能截然分开,如果截然分开呢,就会产生两种弊病,要么是重知,要么是重行。重知的人呢,一天坐在房子里冥思苦想,他觉得在房子里冥思苦想想出来的这些东西,出门就可以指导实践,但是因为他不接触实际,所以他想出来的这些东西往往是脱离实际的。那么还有一种人特别重视行动,是不是考虑成熟先放在一边,我们先干起来再说,那么这样的这个行动呢,也往往是一种胡行蛮做。知和行是统一的知行活动的两个方面,就像鸟有双翼、车有两轮一样,缺一不可,这是王阳明知行活动的真意。

张珊珊:其实孔子那时候讲的这个知行合一,就是言行要一致。

张学智:对,言行要一致,孔子讲的知行合一主要就是说,大家做事不要空谈,既要求得知识,又要在实践当中把知识贯彻进去,不像王阳明,它是一个哲学性的命题。

张珊珊:他总结了宋明理学的一些思想精华,然后产生的一种观点。

张学智:对,他是把前人的一些东西都装进来,所以他不是讲我们具体的做法,它是一个哲学命题。

张珊珊:说到底这些思想其实都是哲学范畴,那您也是研究哲学的,在今年八月份的时候,世界哲学大会在北京召开了,在哲学大会上,我们的主题是“学以成人”,这四个字怎样理解,对于哲学界来讲又是怎样的概念?

张学智:这“学以成人”呢,这个题目我觉得定得非常好。一开始在预备会议的时候,有的人觉得这个题目太过于狭窄,太过于中国化,特别太过于儒家化。因为中国的这套学问呢,比较重视人的培养、人的修养,可是西方思想它非常讲这个逻辑学、知识论,还有各种的纯哲学问题。但是呢,我觉得这个学以成人,它的范围可以比较开放地看,就是任何的哲学都是为了成就人,不管知识论还是逻辑学都是为了成就人,不过是为了成就不同类型的人,比如说中国先秦有六家,儒家、法家、道家、墨家、名家、阴阳家等等。那么儒家呢,孔子培养的人,就是内圣外王,崇德广业,因为中国哲学、中国儒家它的目标就是立德、立功、立言这三不朽,那么立德是基础,立功立言要从里面推出来,所以孔子特别重视学以成人。当然道家也重视学以成人,但是道家的学以成人,成就的是另一种人格,就是他比较超脱。

张珊珊:所以学以成人它应该是用在各个方面的。

张学智:对,各个方面。

张珊珊:各个历史朝代。

张学智:对,比如说名家他是一帮长于知识论和伦理学的人,他们不讨论具体的治国方略,那么这也是一种人格。包括法家,它觉得儒家讲的这些礼乐教化是不急之务,那么法家主张治国要严刑峻法,任官要综核名实,所以法家提出以法为教、以吏为师,他们要培养一批懂法执法,不畏权贵的一帮治国人才。由于先秦诸子百家,百家争鸣,然后培养的人呢,才不会是千人一面,才是各著精彩。

张珊珊:张教授,您非常有名的一个专著就是《明代哲学史》,世界哲学大会期间您还发表了一个大作《中国哲学视域下的学以成人》,这里面讲的是什么内容呢?

张学智:我是从中国哲学的角度讲学以成人,另外我觉得,西方哲学非常注重逻辑学,非常注重知识论,也非常注重科技哲学,他们把学以成人更多的是放在宗教里面,他们所讲的伦理学,更多的是对于共同订立的契约的遵守。可是中国这套学问呢,它的一神教的这种宗教观念比较淡漠,所以呢,它把这个学以成人,人的这个修养啊,都放在哲学里面。我觉得它在未来的社会里面呢,我觉得它是非常有用,它代表了中国哲学的特点,它代表了学以成人的一种类型。学以成人我觉得从广义上来说,任何学问都是为了学以成人,那么中国哲学,在学以成人上有它独特的地方,因为中国哲学它的重点,它的着眼点就在学以成人。

张珊珊:您是中华孔子学会的副会长,您能跟我们说一下学会的办会宗旨是什么?

张学智:中华孔子学会啊,成立已经有30多年了,它最早的一任会长是张岱年先生,后来有汤一介先生,那么现在的会长是北京大学的王中江教授,中华孔子学会的办会宗旨就是继承孔子为代表的中国文化的优秀成分,使孔子的精神,还有孟子、荀子以及中国所有的优秀文化的代表,他们的精神能够得到持续的发扬传承,对我们的现代生活、现代社会起到促进的作用。那么中华孔子学会它是全国的一级学会,在它下面有好几个二级的学会,目的呢,都是以儒家为主,我们吸收诸子百家各个学派的精华,共同把我们中国文化当中优秀的成分,继承、发扬和传承下去。

张珊珊:那么比如说您印象当中深刻一点的,哪一个二级学会办会比较活跃一点?

张学智:我觉得中华孔子学会的阳明学会就非常活跃,那么一个呢,阳明学现在很热,另外一个呢中华孔子学会阳明学会的会长董平教授,他思想非常活跃,活动能力非常强,他在推动阳明学,向全国推展、甚至向世界推展,都做了很多的工作。

张珊珊:那您认为像董平教授或者是您,还有刚才我们提到那场沙龙的王院长、于丹教授等等,他们应该怎样具体地去实践,能够把这些思想转化成老百姓容易理解的方式,然后推到寻常百姓家里?

张学智:王阳明思想,高着可以高讲,低着可以低讲,王阳明的弟子里面高的有状元,低的有一个大字不识的人,王阳明的传习录你可以讲得很深刻,也可以讲得很浅意。那么要推展阳明的思想,我觉得应该把王阳明他的思想和中华传统优秀文化的这些东西连接起来。那么我们从中可以看出,王阳明思想他在整个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里面,它处于什么样的一个地位,它有什么样的独特之处。再结合中华文化的优秀成分,再结合王阳明的独特之处,把他们融化在一起来讲,我觉得这样更能够为更多的人所吸收。

张珊珊:阳明心学这样的指导思想,能够让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更加深入人心,通俗来讲,就是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那绍兴,可以说它在保护阳明的遗迹、传承阳明心学、弘扬阳明文化方面一直在不断地努力,我们也在建设国学高地,您对于绍兴这样一个城市有什么样的建议?

张学智:我觉得呢,可能对王阳明的遗迹要好好地保护,甚至重新修缮,把它作为一个传统文化的教育基地,把它作为一个推展阳明学的教育基地,使人们更加能够直观地、亲切地走进阳明、把握阳明、认知阳明,然后再接受阳明。我觉得像绍兴这个地方应该是经济发达的一个地区,比如说对阳明故居要善加保护;那么另外阳明著作当中提到的遗迹,像碧霞池、观象台、天泉桥,这些东西我觉得可以部分地恢复,使人们对阳明学有一个更加直观的、亲切的感受,不是说光接触那种冷冰冰的学问上的教训。

张珊珊:没错,也就是说,阳明学时代是需要的,同时时代也需要儒家等各个学派的学说,那么真正让这些思想能够走出书斋、走入到寻常百姓的生活当中,成为大家的精神支柱,这就是我们所希望达到的目标。最后感谢张教授接受我们的专访,谢谢您!

张学智:谢谢!

访谈后记

这是我第二次见到访谈嘉宾张学智教授,上一次是在时隔不远的艳阳六月,在绍兴举行的第二届阳明心学高峰论坛上。论坛期间他还与中国书院院长王守常教授、北京师范大学于丹教授、浙江大学董平教授一起做了场“创新化古”为主题的文化沙龙活动。而这一次三个月不到,他再一次应邀来参加与阳明心学有关的学术研讨会和中华孔子学会2018年会,并且他接受了我们的约访。

你对人生的态度,对工作的热忱,对生活的期望是什么样子的?我看到的是一位令人尊敬的老学者徐徐走进演播室,告诉我的不是他享有的业界盛誉,不是他学术的辉煌成果,不是他所获得的巨大认同,更没有向我们展示多年来他如何栉风沐雨、教书育人,我看到的是一位抽丝剥茧的前辈,把心中所思所想全部说出来,从根本去探讨生存与生命的哲学,透过列举一些工作生活中的事例,向我们传递了一种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

张学智教授曾连续14年在北京大学开坛讲授王阳明的《传习录》。早在1989年,他就在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上刊登了《论王阳明思想的逻辑展开》一文,其代表作《明代哲学史》和《心学论集》更是在学界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今年8月13日,《光明日报》以《中国哲学视域下的学以成人》一文阐述了中国哲学对“学以成人”的一贯秉持和高度关注,直抵“如何理解哲学的本质和作用”这个最关键的问题。他认为,中国哲学中的“学以成人”,不仅是成就一种技艺,更多的是成就全面发展的人格,最终帮助人实现美好生活与和谐发展。

 在他的这些书中,透过哲学的世界观,能够读到一种真正学识、谦虚和清净之心。他说,我们现在非常崇拜王阳明,很多人只看到王阳明辉煌的一面,却没看到他早年如何一步步艰难地走过来。我们现代人匆匆地奔走在路上,不停地赶路,甚至模糊了我们前进的方向,我们不妨且行且停,思考我们赶路是为了什么?我们活着是为了什么?我们怎样才有更加全面发展的人格?就如他在文化沙龙上提到的,阳明先生在任何时候都能够先收敛,后发散;先求中,后求和,这样才能达到自己所追求的理想目标。

   没错,张教授“学以成人”的哲学世界观也激励了我。健全的人格和智慧,是用来利益社会的,自己小小的身躯也拥有超大能量。很多事情我们都了解,但是却没那么做,只是一念之差改变了我们的人生轨迹。读其书、品其行、观其语、悟其道,抖抖精神,重新上路吧。

名人面对面 嘉宾简介

张学智,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1952年生,宁夏中卫人。1986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获哲学硕士学位,2001年获日本东京大学文学博士学位。中国哲学教研室主任。现任中华孔子学会副会长。

研究领域为中国哲学史、儒家哲学、宋明理学主要成果目录:《明代哲学史》,2000;《心学论集》,2006;《中国儒学史·明代卷》,2011;《贺麟》,1992;《缁门警训注译》,1996。

相关推荐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